• 变相“现金贷”重出江湖 利率畸高个别超过1000% 2019-03-24
  • 【专题】高质量发展江西行动 2019-03-23
  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3-06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3-06
  • 河北排列七开奖结果 > 玄幻小说 > 神话纪元 > 第三四一章:巴掌
        原本耳边的窃窃私语声,随着那人影进入感知范围,迅速的清晰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班长!张小军,陈飞燕……听到请回答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没有人活着?”一个士兵一脸绝望在浓雾中打圈,大声喊道,声音都已经嘶哑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走过去,大声道:“清醒一下!”

        然而对方却依然恍若未觉,自顾自的大喊。

        “是有什么东西,是在干扰判断吗?”他心中沉重道,怪不得耳朵一直听到窃窃私语声,原来陷入迷雾的人的说话声,只是bèigān扰影响,而变得听不清。

        他面色凝重,越过他的身影,继续向前。

        果然随即距离的拉远,士兵的喊声便迅速的微弱下来,仅仅几米之外,另一个士兵就蹲在墙角,bùqiāng放到了一边,似乎已经放弃,脸上颓然而又绝望。

        又继续走了数十米。

    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        一个士兵精神崩溃的士兵举着枪,不停的朝天空扫射。

        附近已有几个士兵躺在地上,身下鲜血几乎积成了一个血泊,显然是被误杀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经过他身侧,轻轻一掌把他拍晕。

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便看到一个武者的身影,他弓着身体,沿着围墙小心翼翼的行走,不时的左右查看,显得相当警惕,但对于近在咫尺的陈守义却丝毫没有看到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

        这武者顿时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想也不想,一剑朝陈守义刺来。

        然而动作才刚动,长剑就被陈守义伸手捏住。

        武者吓得立刻弃剑,一脚朝陈守义踢来。

        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,陈守义都懒得躲,脚踢在他身上,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,他身体纹丝不动,反而震得对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向前一步,一个巴掌扇了过去,他没敢用力,生怕打断他的脖子,口中喊道:“冷静点?!?br />
        对方似乎被打的有些清醒了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陈守义沉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,走散了,你是来营救我们的吗,哥们,怎么称呼?”被挨了一巴掌,这个武者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一脸惊喜。

        他已经在这这里摸索了四五个小时,却仿佛鬼打墙一样,一直在原地打转,怎么也走不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姓陈,陈守义!”

        “这名字有点耳熟啊,好像在哪里听过,对了,我叫钱伟!”这名武者一脸兴奋的说道,语速极快:

        “这里真他妈太诡异了,早知道我就找借口不来了,对了你们来了几人,秦总顾有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,只有我一人?!背率匾宓乃档?。

        钱伟愣了下,顿时颓然的蹲在地上:“唉,上面在搞什么,还派武者来,那真是没戏了!兄弟我这不是说你啊,这里武者来的再多也没用,用不了多久,就仿佛进入幻境一样,太可怕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守义懒得听他唠叨,转身就走。

        钱伟一看连忙跟了上去:“你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“去周围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看还是别找了,我都已经转了半天了,趁你现在还没影响,还是快逃吧,这里实在有些渗人?!鼻斑哆缎跣跛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要去救人,你自己走吧!”陈守义道。

        钱伟闻言有些意动,但看了眼周围大雾,便打起退堂鼓:“那还是算了,我不能这么不讲义气,不过没怪我提醒你,你速度可得加快一点,以我的经验,你在这里待个十几二十分钟,你就彻底走不出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见陈守义没有说话,他又问道:“你是那个区过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安全区!”

        “哎呀,我也是,不过都没看到过你!”

        这时陈守义又看到一个武者,走上去一个巴掌,一看还没有清醒,又是一个巴掌。

        两个巴掌下去,总算清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谢天谢地,总算又看到人了,我还以为所有人都消失了呢?”这名脸上被扇的像是馒头一样的武者一脸激动道,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钱伟,这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陈守义,新过来,就是他救得你?!鼻八档?,就是手段粗暴了点,他忍不住摸了摸脸,到现在还火辣辣的一阵阵生疼。

        “你好你好,我叫赵建凯?!闭越ǹλ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先前有什么发现?”陈守义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,只发现不少村民还活着,不过行为有些怪异,不像是正常人,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,我们感觉有些渗人,就再没进去?!闭越ǹ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中有人死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!”

        “没看到!”

        两人都纷纷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不由微微松了口气,至少至今为止,还没发现什么危险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,三人继续搜寻,陷入这里包括宋莹洁在内共有五名武者,但整个村庄都搜寻了一遍,也没找到另三个武者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期间钱伟和赵建凯再次被这里的神秘力量影响,又再次被陈守义几个巴掌扇醒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说兄弟,下次能不能扇的轻一点?!鼻暗乃档?,脸肿的整个都胖了一圈,却只能抱怨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他们会不会躲在房子里?”赵建凯说道,他脸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,整个都紫了。

        “有可能!”陈守义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心中有些焦急,他注意到路上的不少士兵眼神已经变得茫然空洞,仿佛梦游一样,在路上游荡,仿佛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这里干扰的力量越来越强。

        三人立刻一间间迅速搜寻过来,房子多有村民居住,每个人都行为诡异,对于陈守义等人的不告而入,或是恍若未觉,或是直勾勾的看来,异常渗人。

        好在至始至终,都没有攻击行为。

        几分钟后,在一栋房子内,陈守义终于找到了宋洁莹。

        她躲在墙角,手持着长剑,双眼紧闭一动不动,显然心神也已经陷入幻觉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比前两个武者更为谨慎,没有到处瞎跑,而是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走上前去,扬起巴掌。

        对男性武者,他怎么打心中都没丝毫犹豫,但面对一个měinǚ,却一时有些下不了手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为你好!

        他这么想着,心一狠,扇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身体一偏避开对方的攻击!

        没醒?

        接着手左右开弓。

        啪!啪!啪!

        宋莹洁总算清醒过来,一脸惊喜道:“陈总顾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执行任务!”陈守义说道,眼神不由避开对方有些红肿的脸,唯一安慰的是红肿的均匀,左右对称,只是看起来稍稍胖一点,随即接着说道:“这里太危险,我先带你们离开?!?br />
        陈总顾!

        旁边的钱伟和赵建凯面面相觑,一脸震惊,钱伟总算想起来了,怪不得他觉得陈守义这个名字觉得耳熟,好似从哪里听过似得。

        原来是这尊大神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武师啊。

        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        很少有人见过。

        自己刚才竟没认出来,当对方是和他一样的武者,还和他称兄道弟。

        他一脸懊悔。

        “总……总顾问,我……”钱伟准备解释几句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手指放到嘴巴,轻声道:“别说话!”

        他感觉到一丝明显异样,一个健步走到门口。

        眼前景象,让他心中一惊。

        只见大量的士兵,手持着bùqiāng,已经团团把这里包围。7
  • 变相“现金贷”重出江湖 利率畸高个别超过1000% 2019-03-24
  • 【专题】高质量发展江西行动 2019-03-23
  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3-06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3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