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期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,网上果然炸了。

    “草草草草草!谁来救救我!我居然觉得影帝跟那个十八线很甜是怎么回事?!我一定是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楼上,你不是一个人。曾经的我是坚定的影帝水仙党啊……可他俩太齁了,我已变成二五仔……”

    “影帝气质那么毒,谁跟他站一块都要自动变背景板,咋跟这十八线就这么和谐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们没发现吗?他是只对着那谁不毒了。你看浩胖都被怼成啥样了,心疼我浩胖?!?br />
    如乔桥所料,复活石那段果然被网友各种演绎,光热搜就上了三遍。

    “妈呀,这个超近景!摄影小哥必须加鸡腿!隔着屏幕我都要被看化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哒,瞎幻想什么呢?综艺都是有剧本的,演个深情款款而已,看你们一个个高潮的?!?br />
    “黑子出门右拐不送,老子就吃这对CP了你顺着网线来咬死我?”

    有热度的地方就有撕逼,况且梁季泽的粉丝年龄层跨度大,圈子广,卧虎藏龙,战斗力更是指数级的,平时都散落在各处默默无闻,一到梁季泽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食人鱼一般一拥而上,有组织有纪律地打榜刷票控评,就算有不和谐的声音也一律先按黑子处理打死再说,一切以梁季泽的好恶为最高行动准则。

    梁季泽霸占娱乐圈顶点二十多年,当年的低龄脑残粉也都成长了,梁季泽承载了她们的青春和回忆,可如今做粉丝的都纷纷成家立业,生儿育女,心中的男神还一直单着。一众升级为‘妈妈’的粉丝操碎了心,奈何梁季泽绯闻难扒,连跟女性稍微暧昧点的照片也找不出一张,平时无论通告还是活动,都跟异性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,搞得一众粉丝捶胸顿足,哭天抢地,生怕男神暮年凄凉,所以跟其他男明星炒CP就被骂得狗血淋头不同,梁季泽的粉丝看到这集节目纷纷奔走相告,咽下狗粮,高兴得宛如过年。

    十八线怎么啦?我家梁先生喜欢,你不喜欢,你算老几哦?

    乔桥的社交账号也被扒出并惨遭刷版,下面一水儿梁季泽粉丝露出姨母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请务必用女上位哦,千万不要伤了梁先生的腰啦?!?br />
    “科学研究表明,最有益健康的做爱频率是一周四到五次?!?br />
    “梁先生工作忙,生活不规律,你们不要过度纵欲啊,要是实在忍不住,我们可以给你众筹买玩具啊?!?br />
    “楼上+1,带我一个?!?br />
    “+1?!?br />
    ……???

    这他妈是群什么粉?

    有毒吧!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嗓音,乔桥飞快地摁了返回页面,无聊地在屏幕上滑动着:“没看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乔桥抬头,正对上梁季泽似笑非笑的神情,刚才看到那几条评论莫名其妙地再次出现在脑海里,乔桥忽然愤怒了:“干嘛?难道我还会骗你吗?”

    驾驶位的助理惊悚地丛后视镜看了乔桥一眼,估计没想到这小十八线居然敢跟梁影帝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梁季泽敏锐地捕捉到她情绪的波动,微微坐直了身子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鼻乔藕芸炀鸵馐兜阶约浩涫翟谇ㄅ?,网上的评论跟梁季泽一点关系都没有,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,但一码归一码。

    梁季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好,收视率就更不用说了,不仅把《想你》的前一期踩在脚下狠狠碾压,还把很多同类节目都打得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虽然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,但仍然值得所有人高兴,趁着第二期录制还没开始,今晚余监制请嘉宾和重要的组员吃饭,所以她才会和梁季泽同乘一辆汽车驶向饭店。

    汽车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沉凝,录制节目时梁季泽难得会表现出……或者说演出他比较像正常人的一面,可当周围没有摄像机时,他其实非常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如同平静湖面下隐藏的巨大深渊,当你发现时,深渊就快要把你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有个私人游泳馆,吃完饭我们可以去放松放松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今晚想早点休息?!?br />
    “明天呢?”

    “有别的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桥有点不耐烦:“我不能有点自己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停车?!绷杭驹蠛鋈坏?。

    汽车安静平稳地在路边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?!蹦腥搜锪搜锵掳?,驾驶位的助理训练有素,半个字都没问就拧开车门朝反方向走了,这正好是偏僻路段,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打到车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乔桥转过脸,接触到梁季泽视线的瞬间背上寒毛立了一层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她见过,而且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是终于撕下伪装,打算把她拆吃入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?!鼻乔帕⒓捶?,“我去游泳,我去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是游泳不游泳的问题?!绷杭驹笃凵砜拷?,压迫感重得乔桥都有点喘不上气儿,“我发现你这个人……不能惯着,必须靠打才听话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们闹得不太愉快,本想这次好好对你,所以晚上宁肯冲冷水澡,也忍着没有做强迫你的事??纱勇冀谀靠?,你就让我非常,非常生气?!?br />
    乔桥冷静道:“你让我做的事我都做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可以不跟我睡一个帐篷很开心吧?”

    戴着铂金环戒的手狠狠掐住乔桥的下巴,梁季泽声音低哑得仿佛蛇类发出的震慑嘶鸣,“满眼都在放光,有那么高兴吗?”

    乔桥后悔不迭,她明明已经很努力地控制面部表情了,难道真有那么明显?

    “连网上的评论都让你这么生气,你很不想跟我捆在一起?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刚才他瞄到了自己的界面!

    再想想界面关闭之前那几条评论,大概从刚才开始他就憋着火吧?

    “看着我?!?br />
    乔桥只能抬起眼睑,男人的脸近在咫尺,英俊得足以让每个女人意乱情迷,但乔桥知道这张好看的皮相下包裹的是怎样一只恶魔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——唔唔!”

    梁季泽干脆地用唇舌堵住她的嘴,雄性强烈且富有攻击性的气息霎时把乔桥整个包围,不好的记忆忽然涌进大脑,乔桥拼命地推着即将压过来的梁季泽。

    乔桥性格软,平时就连抗拒都没什么震慑力,反而弄得像欲擒故纵一样总让梁季泽欲罢不能,但这次却少见地剧烈。

    梁季泽松开她,乔桥忙不迭胡乱拽出椅背后的垃圾袋,对着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就连这时也想着‘千万不能吐在车上,座椅可都是真皮的’。

    梁季泽靠在一旁看着她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呕了一会儿没呕出东西,头却更疼了,乔桥趁机装虚弱,气若游丝道:“我不太舒服,你送我回酒店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不舒服就看医生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可能有点受凉,捂着发发汗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哦?!蹦腥硕窳拥匦α?,“发汗好说,我们用更高效的办法?!?br />
    乔桥瞬间想把自己的舌头剁碎了吞下去。

    可惜晚了,梁季泽一手解开她的安全带,另一只手已经流畅地掀起了她的裙摆。大手放肆地搭在她的大腿上,向上抚摸。

    “还穿了吊带袜?”

    仿佛摸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笑容更大了:“你真是深谙我的喜好?!?br />
    我是为了搭这条裙子!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我还想吐!”

    “吐吧?!绷杭驹竺娌桓纳?,“应激反应而已,看来我在你身边待得时间不够长,你习惯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余监制还在饭店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去,我可懒得参加这种无聊的饭局?!?br />
    “要去要去!我现在就要去!”

    “下次让他们单独给你开一桌,让你吃个够?!?br />
    裙子被撸到腰际,花边领口也被扯成了一字肩,梁季泽把她堵在车门和座椅狭窄的三角地带,侧头亲吻着乔桥被迫抬高的大腿。

    牙齿咬着吊带袜的边缘,隔着一层薄薄的织物舔舐她脆弱敏感的娇嫩肌肤,再配上他今天穿得高领黑色蚕丝衬衫,淫邪又优雅,极度具有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“缩在睡袋里的样子很欠操?!绷杭驹舐跛估淼乃档?,“猜不出谜语的样子也很欠操,对着别人笑的样子更欠操,你说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欠操呢?”

    你才欠……你全家都欠!

    压住乔桥的挣扎,梁季泽自问自答着:“看来,还是得操过以后才知道。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的内裤……”

    布料发出‘刺啦’一声,硬是被扯坏了,惨兮兮地挂在她左腿的膝弯处。

    为什么只要碰到梁季泽最后总会变成这样!

    身体被某个又粗又长的东西狠狠顶进来的时候,乔桥忍不住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时间太短,就连一向水多的她穴口都还干涩着,无声地抵御着入侵者,可梁季泽好像毫无感觉,固执地插入、抽出,肉壁和茎身叽叽咕咕地摩擦,就算勉强有点快感,也被疼痛盖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他这是在宣誓主权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