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后者】与【前者】不能相提并论,因为【前者】是正能量,而【后者】则是负能量。。。[福尔摩斯] 2019-10-13
  • Premiê chinês reúne-se com a imprensa 2019-10-13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没有宪法? 2019-10-12
  • 县名解析: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-09-17
  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8-20
  • 央行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答记者问 2019-08-16
  • 不是特效!上港队长一脚踢中海鸥 这脚法简直坑爹 2019-08-16
  • 卫生费猛涨 商户讨说法 2019-08-09
  • 新车图解:思皓E20X 这台大众有点与众不同 2019-08-02
  • 农民回答风水神,“勤劳的农民玩什么没有富起来”。(原创首发) 2019-07-23
  • 侏罗纪猜想证实 山东郯城发现300个恐龙足迹 2019-07-23
  • 荆州全力推进“四路三桥”建设 前5月累计完成投资178亿元 2019-07-22
  • 吉安石桥镇有人填塘建房影响灌溉 已被叫停 6月底前完成清理 2019-07-21
  • ST海润逾期债务累计近27亿 高管大调整后集体降薪为保壳 2019-07-14
  • 摇滚 徒步 露营: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? 2019-07-06
  • 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小兔崽子!我要杀了你!”

        夏宇的死,直接让夏振疯了似的开始咆哮。

        只见他双眸暴戾的大睁,看着尸体从半空中直线跌落的夏宇,整个人如同被拔了毛的狮子,发狠的咆哮。

        夜风吹袭,凄厉的咆哮声,在整个华山之巅的山谷中震荡,久久不散。

        话落的瞬间,夏振身上的黑色大袍,开始在风中不断的翻涌,他怒目圆瞪,胸口剧烈的起伏,那眼神,如同弯刀似的,阴狠毒辣的直直射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而随着他的是大手一挥,整个星空的灵气,似乎都受到他的牵引一般,空间开始有些扭、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老虎,真的发怒了!

        夏振的实力,同样是在空之境界,不过他抵达的层次,早就已经是意空阶层的巅峰,对于意空阶层的实力把控,熟练的很,能够将其威力运用到最极致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夏柳就不同了,他刚刚才突破意空阶层,又是在黑白气浪的控制下,对于招式,速度并不能很熟悉的运用,所以实力比较起来,要比夏振弱上一点。

        当夏振亲自出手的时候,整个天空都为之变色。

        只见他大手一挥,头顶上方,忽然浮现一片乌云,这乌云一出现,立刻卷起一股怪风,风势很猛,在高空中盘旋,直击地面,吹的众人连连后退。

        波谲云诡间,只见夏振眼中闪现出一道极其明亮的光芒,气势陡然剧增,举手投足间风雷阵阵。

        风起云涌,周围开始狂风大作,那飓风,在半空中周旋之后,瞬间化作一道猛烈旋涡,在夏振轻松自如的操控之下,凶恶的朝夏柳怒劈而去。

        感受到危险气息临近,夏柳脸色微微一变,猩红色的双眸快速的闪过一道淡漠的光芒,背后的红色翅膀一个扑腾,身子瞬间飙射出几十米,手中的气浪层层迭起。

        黑色气浪在半空中不断交汇、融合,最后化作一道防御能力非常猛烈的劲气墙。

        当夏振挥出的气旋到达之前,砸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锵锵锵……

        激烈的类似金属碰撞的声音,众人震惊的看着,夏柳爆射而出的那道坚固的劲气墙,在遭受夏振不断旋转的旋涡之后,竟生生的被钻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不过几秒时间,便已经被彻底钻透,然后继续对夏柳怒击而去。

        眸光微微一凛,夏柳身子再度往上拔高一个高度,手中的黑白气浪,开始不顾一切的飙射而出。

        漫天漫地的气浪,形成了一道道坚固异常的防护盾,一层层的隔开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坚固的防护盾,瞬间减缓了夏振的攻击,然而他气旋的锋利依旧存在,一层层的钻破夏柳的抵御。

        一攻一守之间,双方开始拉开了拉锯战。

        夏柳深知,自己不是那夏振的对手,所以并不打算硬碰硬,所以只能拼命的选择防守。

        不过,那夏振的耐性,却没有多少,脸上的刀疤在微微一阵抽搐之后,旋即闪过一丝暴戾,再次欺身而上。

        “混账,杀了我儿子,别想我那么轻易的放过你!”

        夏振沉声暴喝,长袖狂挥,刹那间一团乌云竟然在他五指大张的时候,开始形成一道气流,在他手掌之间凝结成一团圆球的形状。

        而随着他圆球的翻滚,在他砸出的那一个瞬间,再度飙射而出。

        有了圆球的助力,当下,那股旋涡更加猛烈的旋转,越来越大的黑洞,在空气中形成,如同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进去一般,轰然而下。

        夏柳脸色没有丝毫畏惧,黑白气浪交错之间,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,从半空中怒斩而下。

        轰??!

        当两道威力同样惊人的气旋在半空中对轰之后,如同小型爆炸在华山顶峰几百米的高空轰然炸开。

        四处斜飞的劲气,从半空中直冲而下。

        底下,观战的众人变色大变,身子不断的飘飞,开始疯了似的逃窜。

        三秒钟后,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,媲美十二级地震,华山顶峰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崩塌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的巨石,开始朝着山脚下翻滚。而此时,高空中的夏柳,身子却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。

        两人的较量,很明显,夏振要更胜一筹。

        夏柳身子在飙射出十几米的距离之后,方才勉强的停止,然后脸色微微一白,霎那间变得有些难看。

        夏振的这一击,对夏柳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,相反的,终于让他被黑色气浪彻底控制的理智清醒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夏柳重重的喘着粗气,猩红色的眼眸,血丝终于褪去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危险,在快速的逼近,夏柳顾不得喘口气,立刻警觉的看向前方。

        眼前一花,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,已经飘然而至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,飙射出一道圆形的气浪,直接将自己的身子困住。

        不好!

        夏柳在心中暗叫了一声,身子快速的挣扎了一下,可是为时已晚。自己身体已经被一道淡淡的光圈圈住,全身动弹不得,彻底的被夏振束缚住。

        “哼!别挣扎了,你今天是逃不掉的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冷哼,直直的从夏振的鼻孔中哼出,他眸光一阵冷冽,暴戾的瞪着夏柳,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一样。

        夏柳直接放弃了挣扎,仅有的理智,让他冷静了下来,他戏虐的盯着眼前的夏振,眸中毫无畏惧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表情,无疑是在挑战夏振的底线,只见他脸上爬着的那道巨大刀疤,微微抽搐了一下,随着他的怒意,愈发的狰狞。

        “混账,今天,我要你给我儿子陪葬!”

        话落的瞬间,夏振粗、暴的扯过夏柳的身子,手中一挥,瞬间朝着之前夏宇跌落的地方飙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眨眼,重新回到地面,夏柳脸上噙着嘲弄,不卑不吭的模样,让夏振一阵暴走,特别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儿子,惨死在自己的脚下,那触目心惊的死状,还有死不瞑目的狰狞表情,脸上怒意更盛。

        “哼!夏宗主可真是个好父亲,就允许你儿子杀人,还不允许别人杀你儿子了?”

        夏柳噙着一抹嘲讽,那眼神,如同在动物园看大猩猩一般,让夏振恼羞成怒。

        “混蛋小子你就嘴硬吧!”他愤怒的咆哮,手中随着他旺盛的怒意,开始不断的蓄力,一团杀机四现的气浪,直接从他的手中喷涌而出。

        夏柳眼睛危险的眯起,身体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这夏振,这一招,可是用尽全力,准备让自己死绝的威力。

        眉宇微微皱了皱,夏柳眼皮掀都没掀一下。

        五秒之后,夏振终于感觉够了,当下快速的举起双手,对着夏柳的门面轰然而下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陡然间,空中一道闪电恶狠狠的怒劈而下,直接击中夏振手中的那道气浪。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袭击,手臂被震得一阵发麻,夏振脸色骤变,一阵乌黑,眸光恶狠狠的朝旁边一瞪,怒道:“谁?”

        话落,诸葛雄的身影,便已经出现在视线之内,他脸色有些发白,很明显刚才的突袭,是他发出来的,不过因为夏振的威力太大,他自己吃了点亏,索性没有造成大害。

        “夏宗主,你不要太过分了,你这样咄咄逼人,究竟有什么好处?”诸葛雄恶狠狠的瞪着夏振,质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少管闲事!”夏振粗、暴的大吼,手中的气浪再次凝聚,打算击杀夏柳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在他还没出手的时候,又一道声音破空而出,紧接着,一道庞大的身影,旋即出现在了夏柳后方三米的位置上。

        “夏宗主,适可而止吧,你们夏家的行为,连我都快看不下去了!”

        说这话的,是海西万家家主,万峰,只见他全身瘦骨嶙峋,好像风一吹,随时都会被刮跑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却不一般,夏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他在刻意压抑自己的气势。不过更多的是惊讶,他压根没有想过,这个有着癫狂书生的高手,竟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。

        对于万峰的插手,夏振却只是冷冷一哼,道:“哼!万族长,这是我两家的恩怨,还轮不到你这外人来插嘴!”
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这件事是不关我的事,不过,对于夏宗主的为人,还真是可圈可点?!蓖蚍遄旖青咦乓荒ɡ湫?,那张充满病态的苍白脸上,满是戏虐。

        闻言,夏振的脸色开始一阵难看,道:“万族长,有话但说无妨,不需要咬文嚼字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夏柳皱了皱眉头,一脸疑惑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感觉,这个万峰说的话里头,似乎话里有话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以为夏宗主一向光明磊落,没想到也不过如此,甚至如此卑鄙,我薛某这辈子,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!”

        又一道浑厚的声音,凌空跃出,浦东薛家家主,也快速的靠了上来,那张油光满面的脸上,竟满是鄙夷的看着夏振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振双目圆瞪,眸中迸射出一道阴冷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我说错了么,夏宗主?当年,夏九州是怎么死的,我想,这里面没有谁比你更清楚了,如今,你却带着你夏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,击杀他的儿子,用意何在?”

        薛百万越说,眸光越发鄙夷的看着夏振,甚至连说话的口气,都充满唾弃。

        夏柳脸色骤变,瞳孔一阵收缩,心,因为薛百万的话,而猛烈的震颤。

        父亲的死……果然跟夏家有关!

        ,!

        9
  • 【后者】与【前者】不能相提并论,因为【前者】是正能量,而【后者】则是负能量。。。[福尔摩斯] 2019-10-13
  • Premiê chinês reúne-se com a imprensa 2019-10-13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没有宪法? 2019-10-12
  • 县名解析: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-09-17
  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8-20
  • 央行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答记者问 2019-08-16
  • 不是特效!上港队长一脚踢中海鸥 这脚法简直坑爹 2019-08-16
  • 卫生费猛涨 商户讨说法 2019-08-09
  • 新车图解:思皓E20X 这台大众有点与众不同 2019-08-02
  • 农民回答风水神,“勤劳的农民玩什么没有富起来”。(原创首发) 2019-07-23
  • 侏罗纪猜想证实 山东郯城发现300个恐龙足迹 2019-07-23
  • 荆州全力推进“四路三桥”建设 前5月累计完成投资178亿元 2019-07-22
  • 吉安石桥镇有人填塘建房影响灌溉 已被叫停 6月底前完成清理 2019-07-21
  • ST海润逾期债务累计近27亿 高管大调整后集体降薪为保壳 2019-07-14
  • 摇滚 徒步 露营: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? 2019-07-06
  • 博客多线上娱乐 香江特码救世 中国足彩竞猜网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 彩发发app官网下载v2.1 查体彩11选5中奖绝技巧 网上说带人玩五分彩稳赚是不是真的 福建时时侦破案 快乐十分玩法技巧公式 彩坛赛马会资料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 福利快乐十分 黑11选5走势图黑龙江 极速赛车每天赢一千多 烈焰捕鱼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