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3-06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3-06
  • 河北排列七开奖结果 > 都市小说 > 修仙归来当奶爸 > 391 你说是家常里短,我却道情深意长
        现在的学校讲究人性化教学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幼儿园,亦或是小学中学,一名合格的老师总会避免孩子直面这些问题。

        当然,也有很多智障老师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细节。

        明知班里有孩子从小就失去了父亲,老师却还是布置了类似的作文题目,比如:《我的爸爸》、《爸爸我想对您说》、《父爱》等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智障是什么?

        孩子该怎么去写?

        难道要靠想象力去编?

        实际上,这根本就不是作文,而是一把chājìn孩子胸口的利刃!

        孩子还那么小,如果他们可以自我开导、自我鼓励,从而顺利走出心理阴影的话,那么全世界的儿童心理学家就都可以下岗滚蛋了。

        以东华门幼儿园的教育理念来说,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。

        一旦被园长得知,老师立马就要卷铺盖走人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听到兄弟俩喊出那句我们没有爸爸以后,就连老师都被吓到了。

        抱团排外是人类的本能。

        班里的孩子大多非富即贵,他们从小生活的圈子就不一样,自然也会比普通孩子有着更强的排外性。

        没有爸爸,那么兄弟俩就是这群孩子里眼中的异类。

        异类总是要被排斥的。

        当第一声‘野孩子’从孩子们口中喊出的时候,兄弟俩额头上就被贴上了异类的标志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兄弟俩倒是表现的十分平静。

        他们俩就这么耿直的站在教室中央,眼神里甚至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因为在他们看来,这就是事实。

        而事实也证明了……

        他们只要有妈妈和外公就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兄弟俩之所以没有太大反应,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念念曾经所经历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他们没有经受过同龄孩子的嘲笑排挤,自然也不会明白,‘没有爸爸’这四个字其实是不能乱说的。

        班级一下就热闹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老师见状,只得连忙示意大家安静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时……

        一旁的小家伙却突然发飙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不准乱说!”

        只见,念念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然后义愤填膺的朝着全班大喊道:“他们不是野孩子??!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很生气。

        一方面是因为兄弟俩跟她最亲的缘故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,她对于‘野孩子’这三个字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和认知。

        她很不喜欢这三个字,自然也不允许别人这么说自己的小伙伴。

        “文文和明明的爸爸出差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爸爸以前也出差!过了很久很久才回来!所以他们都说我是野孩子!”

        “告诉你们!我不是野孩子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爸爸回来了!他每天都来学校接我回家!”

        “文文和明明的爸爸以后也会回来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野孩子!他们也不是野孩子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不是野孩子?。?!”

        说着说着,这小家伙居然‘哇’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终究还是个孩子。

        能够这种情况下申辩一番,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儿了。

        经过念念这么一打岔后,老师总算回过了神来,于是立刻上前安抚了她一番。

        随后,老师便借着念念的话,开始引导教育在座的小朋友。

        每个人的爸爸妈妈都总有不在家的时候,总不能因为这样就叫别人野孩子吧?

        为了防止兄弟俩再捣乱,老师甚至都没敢再让他们开口,直接就让他们坐回位置上陪念念玩起了小游戏。

        等到念念渐渐止住了哭腔后,老师便果断换了今天的主题,然后领着孩子们去屋外坐起了小火车。

        一个班有三个老师,主班老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,配班老师按理是应该上报给园长的。

        但考虑到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配班老师便将此事隐瞒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小风波很快就平息了。

        念念的小脸又重新露出了笑容,但兄弟俩脸上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或许从这一刻开始,爸爸的影子才逐渐从他们心底浮现了出来吧?

        陈曦就像一个旁观者,默默的看完了整个过程。

        说真的,在看到念念站起身子,慷慨激昂的为兄弟俩辩解的时候……

        他这个当爹的确实受到了不小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那种感觉很难形容。

        总之,念念今天的表现让他很满意。

        闺女儿没白养!

        爸爸会永远疼你的!

        永远永远!

        高兴之余,陈曦便将一直蹲在墙柱子上打瞌睡的大猫叫了过来,然后从灵丹上刮下一层皮扔给了大猫。

        这厮天天趴在学校围墙上,除了睡觉什么事儿也没干。

        今天恰逢领导视察,一开心就赏了它这么个大礼包,倒还真是喜从天降了嘞。

        大猫开心的像狗一样在陈曦脚下蹿来蹿去,而陈曦则一边等着小家伙放学,一边替兄弟俩考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还真得找时间跟谷老聊聊了。

        甭管夏开霁和谷瑶之间有什么恩怨,孩子都是无辜的,又怎么能给孩子灌输这些思想呢?

        这种思想可要不得!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陈曦认真思考着孩子的教育问题,却是根本注意到……

        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闭关寻求突破了。

        明明前段时间他才在岱屿岛顿悟了一番,现在只需要潜下心闭个死关,出关之日想必就是他洞虚之时。

  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陈曦却还是没有闭关的打算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每天要接念念上学放学,给念念做饭,陪念念玩?!?br />
        这些琐事占据了他太多时间,也让他活得越来越像普通人了。

        普通人的生活是琐碎的,无外乎就是一些家长里短。

        他甚至可以一整天啥也不做,就这么守在念念的教室外面,看着女儿一天天的茁壮成长。

        其实说句难听的话……

        以他现在的状态,根本就不配成为修仙者。

        修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要一点一点积累的。

    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秦妤卿有时候也会觉得很奇怪,陈曦难道就真的不用修行了吗?

        念念是很可爱。

        但因为念念,难不成就要彻底放弃修行了吗?

        作为一名合格的武痴,小姨子确实很不理解陈曦的做法,所以也曾找过陈曦谈话。

        对此,陈曦的态度却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坚决。

        念念确实比修行重要。

        如果非得要在念念和修为之间二选一的话,陈曦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。

        你说是家常里短,我却道情深意长。

        其中意味,大概也就只有陈曦自己才能明了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压力太小了!”

        这是秦妤卿闭关前对陈曦所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因为在她看来……

        陈曦根本就是一个暴发户,有了一点小钱就开始忘乎所以,整天忙着带娃闲逛,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事业了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他现在的安稳都是来源于他之前的积累。

        一旦这些积累耗尽,难不成还要抱着孩子上街卖菜?

        这就是三观不合。

        因此也让秦妤卿觉得,自己和陈曦永远尿不到一壶去……

        .。
  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3-06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3-06